About

她希望自己是永不断线的风筝;

可她却总爱追断了线的风筝;

而她总渴望变成那漂泊的风。

看似平行线的她们却在此相遇了。